动态清零政策会变吗?郭卫民回应

惊蛰,一个充满动感的节气。惊蛰的到来,是春天的真正开始,一切蛰伏的美好都在醒来。

春雷惊百虫,万物复生机。说起惊蛰,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春雷惊醒蛰伏已久的动物。其实,惊蛰原来叫启蛰,因避汉景帝刘启的名讳而改叫惊蛰。

“启是一种渐变,惊似一种突变,容易使人联想到雷。”中国气象局气象服务首席专家宋英杰说,实际上,所谓“阳和启蛰,品物皆春”,说的是温暖的气息使蛰虫从冬眠中渐渐醒来,春暖唤醒万物。

天气变暖,春回大地。由于我国南北跨度大,黄河流域通常在清明之后迎来初雷,新疆、黑龙江等地更晚,但在长江流域等南方地区,侧耳细听,春雷在天边响起。

惊蛰有三候: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黄鹂)鸣,三候鹰化为鸠。意思是说,惊蛰来临,桃花盛开,如霞似锦;五日后,黄鹂陌上争鸣翠;再过五日,鸠鸣声声,春天走向深处。

惊蛰,不仅唤醒了各种花鸟昆虫,也唤醒了农耕的人们,吹响了春耕春灌的号角——

在云南,勐海县曼洪村的村民连日来忙碌于田间。成片的稻田里,他们或插秧、或施肥。

在湖南,株洲市酒埠江灌区南干渠正在灌溉着1.95万亩农田,秧苗在渠水灌溉下生机盎然。

在河北,磁县东小屋村村民利用跃峰渠的水灌溉麦田,并为小麦适度追肥。村民王军说,跃峰灌区的渠水流过他家的2亩多麦田,小麦迎来了“生长水”。

受去年秋汛影响,冀晋鲁豫陕5省有1.1亿亩小麦晚播约半个月,小麦苗情复杂、长势偏弱,各地在春回大地后积极行动起来,确保夏粮有个好收成。

在山西,有“春风摆柳,媳妇变丑”的谚语,说的是俏媳妇忙于农事,顾不上打扮而“变丑”。实际上,这当然不是“变丑”,劳作之美换来的将是夏粮丰收的喜悦。

人勤春来早。时下,在广袤田野上展开的耕耘和灌溉,正在确保一个更好的丰年;人们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同时,接续乡村振兴,奔向更美好前程。

寒去暖来,九九艳阳天。正如诗中所写“九九江南风送暖,融融翠野启春耕”,也如歌中所唱:“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儿转哪,蚕豆花儿香呀麦苗儿鲜。”

惊蛰前一天,北京冬残奥会开幕;惊蛰日,北京冬残奥会开赛,就残奥冰球、轮椅冰壶、残奥冬季两项、残奥高山滑雪等项目展开角逐。

一起向未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主题口号,体现了人类追求团结、和平与进步的梦想。对冬残奥会而言,尤其释放了促进更具包容性社会的力量。不向命运屈服,勇敢挑战极限,只要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惊蛰前一天,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开幕;惊蛰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

全国进入“两会时间”,来自各地的代表委员,带来人民鲜活的意愿,又一次响起“春天合奏”,凝聚共识、激发力量,团结亿万人民向着既定的奋斗目标前进。

播下希望的种子,静待收获的时节。在这个孕育希望的春天里,让我们携手出发,一起向未来。【编辑:田博群】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天就收到了药!”“药收到了!谢谢你们!”微医药品保供小组的志愿者们,今天收到了几十个这样的感谢信息,这些信息成为志愿者们相互鼓劲“明天争取再多送几单”的动力。

“请尽快配送,急需用药!”在微医针对上海疫情快速开通的义诊平台上,每天都有大量的患者在线问诊,近半有药品配送需求,其中又以重症慢病用药的需求最大。

为了尽快、尽多地把药品送到患者手中,微医在联合物流配送企业、医药商业企业进一步增强药品供应能力的基础上,自建应急药品配送组,召集符合条件的员工志愿加入到配送队伍。

随着应急药品配送小组成立,全部成员进入闭环管理,在符合疫情防控需求的情况下,快速投入到重症慢病患者的保药工作中,统计患者订单、分配配送任务、调配运力、联系患者……在这个“不寻常”的时刻,一群“寻常人”赶赴抗疫战场。

4月16日晚,微医药品保供小组志愿者在徐汇区一小区为患者送达急需的治疗房颤的药物

党员薛春燕是微医“药品保供小组”的001号志愿者,也是最早参与到保供 药品配送的人员。据她介绍,在1天的时间里,她曾最多接到100多个用药订单,这背后都是100多位正焦急等待、可能面临“断药”的患者。为了能够尽快帮助到他们,她几乎顾不上三餐,穿行在医院、社区之间进行药品配送,经常要忙到凌晨三四点才能回到住所。新的一天开始,又有大量订单在等待从她手中转交给患者……

4月15日晚上7点35分,微医药品保供小组志愿者夏萍萍出发去疫情严重的浦东北蔡镇,给一位甲状腺恶性肿瘤术后患者送她急需的胸腺五肽注射液,开车50多分钟到达患者所在小区,把药品交给社区工作人员。“患者在封控楼出不来,已经提前联系好由社区人员转交。”送完这单后,疲惫的夏萍萍顾不上歇一歇马上返回志愿者的闭环管理住所,志愿者们要连夜按区域分拣好明天的配送药品,保障第二天的配送效率。

尽管辛苦,志愿者们并不孤单,更多的力量正奔赴来接力。据了解,为了进一步保障重症慢病患者群体就医购药,提升药品配送效率,“上海市就医保药应急平台”已于4月15日全面开通,该应急平台由上海市数字医学创新中心联合微医、瑞金医院等医疗机构、医药企业首先发起。中国工程院院士、瑞金医院院长宁光出任该平台医学顾问委员会主任、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应急平台成立后,瑞金医院的药品配送效率正在得到逐步恢复。

“大型公立医院的患者用药都是重症刚需,应急平台成立的目的是集合各方资源,着力畅通用药配送,尽最大努力保障疫情期间患者就医用药需求。”应急平台在上海的一线副总指挥张英夫介绍。应急平台目前正积极发动全国医生为在沪重症慢病患者提供在线问诊、复诊购药、药品配送、健康管理等服务,为疏通用药的“最后100米”,应急平台面向全上海居民发起“社区健康大使”招募,召集能够协助所在社区居民求医问药服务的志愿者。

“社区健康大使”以社区为基地,为居民提供在线问诊通道、紧急用药调度,并直接对接药品保供,形成一个服务闭环,确保应急平台向重症慢病患者提供医疗药品服务的畅通。因运力有限,就医保药配送组目前优先服务于杨浦、徐汇等部分地区的重症慢病患者,随着更多“社区健康大使”和配送志愿者的加入,将逐步扩大配送范围。

“我们称它为‘亮灯行动’,因为它将为每一位紧急求助者带去温暖,为处在抗疫一线的每一个社区点亮‘健康之灯’。”张英夫呼吁,希望有更多的上海热心市民报名加入,成为“社区健康大使”,帮助更多患者能够及时看病、拿到药。 (经济日报记者 吴佳佳)【编辑:于晓】